常識坊-常識網,生活小常識,生活小竅門,生活百科!

網站地圖

常識坊

社交網站 讓我歡喜讓我憂

2017-09-04 >>編輯:常識坊

  web2.0 網絡社區 (也稱“SNS網絡”) 在全球流行,在美國以Facebook、Twitter為代表,在中國則以開心網為代表,用戶間分享彼此的最新動態、心情和照片,或一好友為“道具”玩集體游戲,有人玩得不亦樂乎,有人欲罷不能,掙扎著試圖戒掉癮。web2.0 網絡社區真的改變了我們生活中的樂趣,然而也給我們的生活造成了極大的困擾,侵吞掉我們每一天中大量的時間,讓我們和真實的生活脫節到令人驚愕的程度,下面就看看從Facebook到Twitter再到開心網的3個戒癮者的真實獨白吧。

  1. 擺脫開心網的束縛
  敘述者:新快報記者蜜雪
  眾多好友盛情邀請,加上好奇心的驅使下,我也忍不住“開心”了一把。
  所謂上癮,真是沉迷容易,要戒難。開心網上各種趣味測試、投票層出不窮;看電影、聽音樂,與好友分享感想;把好友當“奴隸” 買賣,每天凌晨零時準時搶“奴隸”,整他或安撫他賺錢;到好友家爭車位,奔馳、寶馬、法拉利、勞斯萊斯應有盡有,現實里買不起,咱上網買過過癮也行;萬丈 高樓平地起,“買房子”組件最初只是一無所有的毛坯平房,只要你努力,高樓大廈、鄉間別墅就不是夢想,各種家具電器擺設又可以把家布置得別具一格、賞心悅 目;最近開心網還添加了“花園”組件,讓用戶可以種種地,水稻、茉莉花、西瓜任選,嘗嘗務農滋味,享田園之樂;交個“虛擬朋友”,他會給你表演,只要你每 天按時請他吃飯、喝水,陪他玩耍。

社交網站 讓我歡喜讓我憂

  一點一點艱難打拼又累又耗時。于是“小號”、“馬甲”成了不少人選擇的捷徑。這可不是年輕人才會用的狡猾小伎倆。好友曾在開心網日記上記錄到:“連我媽都開了小號,現在已經開寶馬Z4了。我也要加把勁!”

  開心網上的這一切都很有趣,以至于我根本意識不到自己上癮了。凌晨死守電腦買“奴隸”,早上起床第一時間找地兒停車,在路上用手機發“記錄”上網告訴好友自己在做什么或想什么,上班時間還惦記著到時間請“虛擬朋友”吃飯了,該種地了。

  開心網仿佛一張無形的網,占用大量時間,又耗費精力,甚至開始影響我的工作。到突然清醒的那一刻,我決定把它戒了!
  但即使有如此堅定的決心,第一次嘗試只堅持了三天就失敗了。這三天里還是習慣性地想“該停車了”、“該讓‘奴隸’賺錢了”,不自覺地就想打開網頁。但第二次嘗試咬咬牙,多堅持幾天,時間長了自然就能擺脫它的束縛。

  戒掉開心網,終于回復正常生活。看朋友依然樂此不疲地“開心”著,我認為除非你有大把時間需要打發,或者有足夠定力不讓它影響工作和生活,否則還是遠離為好。

  2. 經常“偷菜”玩,玩出強迫癥
  “我現在偷菜偷上癮了,連續3個星期每天早上5點就起床了,盯準人家菜園下手,如果當天收獲豐富,會意氣風發,如果沒偷到,心里就覺得很失落,如果有事不能上網,總覺得心慌手癢。”
  “我現在做在辦公桌前,一邊打文件,一邊盯著呢,再有10分鐘就要收獲了,周圍一大幫同事都虎視眈眈地盯著我的菜呢。”
  “對大家的敬業精神五體投地。我有一次凌晨5點半醒了起來收菜,結果發現被偷光了,居然有人不到5點就上來偷我的菜。”
  這里說的“偷菜”,玩過“開心網”的朋友都知道是啥意思。這是個目前正流行的網絡游戲,在都市白領中間風靡程度令人瞠目。

社交網站 讓我歡喜讓我憂

  “偷”的過程很爽
  在“開心網”上只要添加買房子組件,就能擁有一間虛擬社區里的房子,同時還有虛擬花園。接著,自己可在商店里買各種植物種子,
包括土豆、胡蘿卜、 玫瑰花、雪蓮、靈芝等等,將種子種到花園等待收獲。一旦植物成熟,一場農作物的保衛戰就開始了:如果沒有及時去收獲,那么果實就會被好友偷走并拿去賣錢。 當然,自己也可以去偷朋友家的果實。

  由于在“開心網”上的朋友都是自己現實生活中的朋友,實名注冊。所以,這樣一個“偷”與“被偷”的小游戲讓不少年輕人熱衷起來。
  在一家軟件公司任職的張小姐就是一個例子。半夜時分,她經常現身在網上,這時就會被同樣在網上的朋友發現她的真實“目的”,“每天晚上如果很晚在網上,就會被朋友問起,是來‘偷菜’的吧?”張小姐說,她所在的生活圈子中,八成人都在網上相互“偷”。
  “偷菜”玩出了強迫癥
  “種菜不如偷菜,偷菜要在凌晨2點~8點之間去偷最有效率,一般這時大家都睡覺了,很容易就能成為蔬菜作物成熟后第一個偷竊者,可以偷到雙份,真是‘發達 ’了。”為了能夠成為第一個小偷,張小姐甚至把好友休息的時間都記在紙上,晚上熬夜甚至按鬧鐘起床進行“偷竊”,偷完一圈滿足地繼續睡覺。

 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半個多月,張小姐發現不對勁了。一天不“偷菜”覺得不得勁,如果哪一天不能上網了,更會心慌意亂。讓她覺得難過的是,自己出現了睡眠障礙。不上網了,也依然無法安睡,總惦記著人家園子里的“菜”,使自己翻來覆去睡不著。
  就因為如此,張小姐晚上睡不好,白天自然也打不起精神,工作時總是分神,效率自然不高。這幾天,因為玩“開心網”而導致睡眠功能紊亂、神經衰弱等癥狀出 現,她上班時無法集中注意力,工作中已出現了兩個差錯。雖然錯誤不大,但已讓老板點了名。心理學專家更指出,玩“開心網”的朋友要加強自我控制,防止網 癮。否則,如果像張小姐那樣,半夜起來“偷菜”,一天不偷就心慌意亂,那就成了輕微的強迫癥表現。如果不及時給予足夠的重視,發展成為強迫癥,治療起來難度將加大。

  3. 退出Facebook,我才有時間寫這篇報道
  敘述者:《新聞周刊》記者斯蒂夫-圖特
  Facebook 今年5歲了。我是個遲到的Facebook 用戶。一年前,47歲的我注冊了Facebook 賬戶,開始嘗試使用這個年輕人習以為常的網絡工具。當我告訴16歲的女兒格蕾絲說我注冊了Facebook時,她哭著請求我不要使用這個工具。但當她發現我是認真想要加入Facebook 時,她要求我保證不在Facebook 上加她為好友。當時我還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,所以我同意了。上周,她終于如釋重負,因為我戒掉了Facebook.

社交網站 讓我歡喜讓我憂

  迷戀Facebook 的一年里,每天上班我坐在電腦前,腦中不斷思考著如何修改我的 Facebook 主頁上的“涂鴉墻”(注:就是用簡短的語句向好友講述你現在正在做或想的事情),或在不同虛擬群組間游蕩,瀏覽好友的主頁,看他們上傳的照片等。


  在Facebook 上完全沒有私人空間可言。進入Facebook 等于同意接收一大堆垃圾郵件——好友越多,收到的垃圾郵件越多。Facebook變得很空洞,成了互聯網上一個孤獨的地方。這里充斥著令人心煩的噪音,每個人都是廢話連篇,而你卻不得不接收這些噪音。
  終于有一天,我覺醒了。“我到底在干什么?我怎么會變成這樣?”
  我決定和Facebook 上的157名好友告別,其中的75人是我在街上碰到也認不出對方的陌生人。再見了,各種好玩的組件;再見了,“我不管穿著crocs有多舒服,它丑死了” 群組中的1332359名成員;再見了,湯姆,不是和我一起工作的湯姆,而是Facebook上的湯姆。
  親愛的前Facebook 好友們,我會想念你們提及家中廚房里的每道美味菜肴;我會想念海灘日出和城市街上雪景的每張照片;我會想念你們在Facebook 上的每個名字,想念你們記錄到國外旅游的每個片段。

  當然,如果我沒退出Facebook,我也不可能寫這篇關于Facebook的報道,因為我根本沒有時間!回想過去一年浪費在Facebook上的時間,想想這些時間本來可以完成多少工作,賺不少錢,做更多有意義的事,諸如幫助本地動物保護機構,或為無家可歸者提供食物,這確實讓我感到非常沮喪。
  我對于那個存在于虛擬世界的群組非常著迷,甚至將Facebook 組件安裝在黑莓手機上,這樣就能第一時間知道哪些小孩將我加為好友。我是那么的著迷,以致疏忽了身邊真實的好友!
  我將回到現實生活中的“Facebook”——我家街區附近的酒吧,和久違的朋友們聚一聚。Facebook中的“涂鴉墻”同樣可以放到現實生活中來,比如和朋友聊聊角落的醉漢或探討林肯的胡須造型等。所以,再見了,Facebook.然后,最棒的酒吧,我來了。如果你想加我為好友,給我買杯啤酒吧。

  4. Twitter 讓我與現實脫節
  敘述者:《時代》周刊記者雷夫-格洛斯曼
  Twitter 是博客和即時通信的混血結合體,和咱們海報網的“迷你博客”提供相同的功能。用戶可以通過Twitter將140個字符以內的短消息通過互聯網或手機短信發送到自己的Twitter空間,與家人、朋友和“跟隨者”分享自己當前的一切,包括吃了什么、看到什么或者有什么感受等等。注:“跟隨者”指的是在Twitter上跟蹤關注某人最新迷你博客的人。

社交網站 讓我歡喜讓我憂

  Twitter 于2006年推出,取得巨大成功。去年,Twitter 的社區擴大了900%,使用人數增加到500多萬人。Twitter 從風險投資家獲得3500萬美元的融資。多個名人的 Twitter 爆紅,既包括布蘭妮 (Britney Spears) 這樣的真人明星,也有史努比等動畫明星和多名美國國會成員。
  我也一度沉迷于Twitter,“跟隨”一名我喜歡的著名作家。她在Twitter上談她的寵物狗、她做的晚餐和她的朋友們,有時也會談到Twitter 本身,我很喜歡這些內容。收到這些信息,我感到她仿佛就在我眼前,像燦爛的陽光照耀著我。這種歡樂使我暫時忘記對她身份的猜疑。

  不過,我對著名作家的生活越感興趣,對自己的生活就越缺乏興趣。我對她的寵物狗、晚飯和朋友的關注甚至高于自己的一切!我的全副精力都放在“跟隨”她的Twitter信息上。我與現實中的自己脫節,沉迷Twitter給了我逃離現實辛苦工作的借口。
  可能有些人可以很好地控制上Twitter的時間,但我做不到,所以我不得不戒除自己的“Twitter 癮”。現在我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不上Twitter了,不會總想著我熱愛的那位作家今天吃什么早餐。但我開始為她擔憂,她該如何擺脫Twitter呢?她是否會繼續 Twitter 以顯示自己的重要性呢?如果我可以給她發信息,我會告訴她:請記住,沒有Twitter,生活依然值得繼續。


 

特別關注 / special

  • 常用健康生活小常識100條 常用健康生活小常識100條
  • [谷村奈南] [谷村奈南]
  • 8款冬季瘦身茶 美膚清脂 8款冬季瘦身茶 美膚清脂
  • 【Aaliyah Love】 【Aaliyah Love】
河北十一选五复式投注